啪嗒嗒

众生皆苦 而我是草莓味儿的

双关/《维尼写诗》

真的炒鸡棒的♪(´ε` )

逢空:

中心思想:宠弟弟,苏哥哥。




*




关宏宇敲了敲门。


 


上午的时候和关宏峰说好了晚上去他家商量最后确定一遍明天的流程,谁知晚上,他到门口了,屋里没人。关宏峰又不接电话,关宏宇想可能又是什么工作上的事儿耽搁了吧,便直接拿钥匙开了门。


 


谁知,屋里却亮着灯,还有音乐声。那是一首关宏宇没有听过的歌,很温柔很温柔的女声兀自吟唱着。


 


……他哥有这么爱听音乐吗?


 


关宏宇下意识抄起旁边的水果刀。


 


“哥?”


 


他小心地往里面走,一边又更大声地叫了一声:“哥?”


 


客厅一片酒气,关宏峰背靠着沙发坐垫,坐在地上。


 


“嘿,怎么着,至于这么着急这么高兴吗!都喝上酒了啊,难得!”关宏宇赶紧要扶他哥起来,结果被关宏峰挥开。


 


他一张嘴,一口酒精味儿直扑关宏宇面门:“宏宇。”


 


“啊对是我,您这是……?”


 


关宏峰少见地打断了他:“你,还记得辩论赛吗?”


 


 


关宏宇最近比较忙。


 


不是忙着打架,更不是忙着学习,也不是忙着撩小姑娘。不过确实也跟小姑娘有关——关宏宇最近忙着回答小姑娘们的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


 


“你哥最喜欢吃什么啊?”


 


“你哥最喜欢什么颜色啊?”


 


“你哥是喜欢什么星座的女生啊?”


 


“你哥最喜欢的歌儿是什么啊?”


 


对,关宏宇最近比较忙,全赖关宏峰。


 


关宏峰表示很无辜,他自己也很纳闷自己怎么就从一个无聊的好学生变成能收到十封情书的人了,连跟他关系好的老师都拿他打趣,说他现在都快是大众情人了,可他也很无奈好不好。


 


关宏宇一听他还在纳闷这个,特别恨铁不成钢地捅他哥后背:“我的哥,这你还不明白?还不是因为那个辩论赛!不过说真的啊,你那段是真鸡儿帅!我跟底下听得都快把手给拍烂了!”


 


那时关宏峰尚还应付不了关宏宇这种直白的夸奖,咳嗽了一声,别开视线:“哦那个啊。那个……是我很喜欢的一句话。”


 


 


“记得啊,是不是高中那个害一堆人给你写情书的那个?”


 


“对……不是……”说着还胡乱地摆了摆手。


 


关宏峰说得简略到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但关宏宇却知道他肯定的什么,否定的又是什么:“怎么不是好多人跟你表白啊,您内辩论真的无敌,你忘了后来……”


 


关宏峰喝了酒之后脑子明显没平时转得快,关宏宇看着他哥歪着脑子没明白,就又补了一句:“就后来,还好多人跟你表白呢!”


 


 


后来关宏峰的作文里也写到过辩词里的几句话,作文是范文,被年级复印出来发给大家。那阵子关宏宇又拜关宏峰所赐变得异常忙碌,然后他秉承着冤有头债有主的原则找关宏峰耍赖,让他哥帮他写了很多次作业。


 


关宏宇床上呈大字型躺着,歪头看了看正在帮他写作业的关宏峰。


 


“欸不是我说啊哥,你这别的回答都还好,最喜欢的歌儿怎么是《追梦人》啊,听着就那种特别鸡汤特别土老帽儿,我估计一半女生知道了你喜欢这破歌儿,都移情别恋了。”


 


关宏峰一边写一边问:“你听过这首歌吗?”


 


“zhei还用听?!哼,就像迅哥儿说的那句话,我一眼把它望到底!”


 


“……你好好看语文书了吗?那是梁实秋先生写的。”


 


关宏宇心说以后再也不能跟他哥面前瞎抖机灵了,然后就听见他哥兀自叹了口气,他歪头问:“咋了?”


 


“……刚才一打岔,我把梁实秋先生写证明题里了。”听语气很恼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关宏宇大笑着,一个翻身滚下了床,凑到他哥脑袋边儿上看作业本,热气喷在关宏峰耳朵上,关宏峰把身体转开一个角度,关宏宇浑然不知地念着,“又因为F是FC和DF的梁实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神特么梁实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关宏宇笑得直接蹲了下去,头跟着往下一低,直接磕到了关宏峰膝盖上,还有再往下滑的趋势。关宏峰怕他头磕书桌的挡板上,下意识搂住了关宏宇的脖子,但导致了关宏峰几乎把关宏宇的头搂进了怀里。


 


关宏峰的脸腾得一下就红了,而关宏宇还在狂笑不止,连头都抬不起来,就更看不到关宏峰的脸了。关宏峰第一次感谢关宏宇不仅低而且清奇的笑点。


 


但事实上,等关宏宇笑够了,捶着腰站起身时,关宏峰的脸还是很红。


 


“你咋了?发烧了?”说着要拿手贴他额头。


 


关宏峰连忙伸手挡开,说:“你脸贴我腿上太热了!笑完没有?赶紧起来,还帮你写不写了?”


 


“写写写!您真是我亲哥!亲哥您吃不吃橘子?我给您剥一个!”


 


 


关宏宇边回忆边得瑟:“你说我当时怎么对你这么好,啊?还给你剥桔子!”


 


关宏峰却使劲地摆着手,都快糊关宏宇脸上了:“不是,不是。”


 


“怎么不是啊,不就是内个辩论赛吗,就……哦对就内个!赞不赞成人肉搜索!”


 


关宏峰大力地点头:“对!那句话……”


 


“哪句话啊我的亲哥?我记忆力是挺好的,那你也不能指望我给你原稿背一遍吧。”


 


关宏峰在努力思考怎么描述了,眉头紧紧地皱着,很努力的样子。


 


但还是没喝酒的关宏宇脑子更快一点:“你是不是说那个前几天你在大会上总结我内沉冤大案的内句话?”


 


关宏峰更加大力地点头,头都快磕地上了。


 


关宏宇看着他哥这个一反平时的懵懵懂懂的样子,突然玩心起来了:“欸那句话是什么来的啊?”还歪着头皱着眉头,向上翻着眼睛,装作很在努力地回忆但是想不起来的样子,“我怎么想不起来了啊,是什么来的啊哥。”他又看向关宏峰,本来以为能看到关宏峰着急地努力思考的样子,谁知却撞上了两道异常深沉而绝望的目光。


 


关宏宇愣了一下。


 


“好好好,不逗你了我想起来了。那句话怎么了?”


 


“那句话,是什么?”关宏峰的目光,像久行沙漠的旅人,像暴风雨中在海上颠沛的浮木,写着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迫切和最后的希望。


 


关宏宇被这目光吓到了,一时没吭声。他不明白这是怎么了,那个辩论稿有问题?




不对,这一切都有问题。




一向不喝酒的他哥突然喝酒就有问题,何况是在他的大喜之日的前一个晚上喝就更有问题,而且还喝得这么多更是问题之上的问题。


 


“哥,”他摇了摇关宏峰的肩膀,“哥你怎么了?”


 


可关宏峰长久地盯着他,开口仍是那一句:“那句话,是什么?”


 


 


当时的辩题是,是否赞成人肉搜索。关宏峰所在的班级所持辩方是反方。


 


其实,他当时只是一个打酱油的,原四辩生病了,他是被人硬拉上来凑数的。高中辩论赛的赛制,四辩还不需要对辩,只需要结辩,稿子事先写了然后照着读就行,所以关宏峰就成了四辩。


 


谁知他一语惊人。


 


“大家好,我不赞成人肉搜索。对方辩友,您赞成人肉搜索,在于人肉搜索曾经把利剑对准过贪官,您就信赖这种疯狂的力量——哪怕它在常态的意义上是滥杀无辜,在常态的意义上是不择手段。您以为人肉搜索可以匡扶正义,但是它在消解正义;您以为人肉搜索可以监督公权力,但是它在戕害平民;人肉搜索就像一把道德的利剑,每个人都以为它可以惩恶扬善,都以为自己是这条利剑背后的那双眼睛,实际上,您正被无数双同样的眼睛所注视着。”


 


“有一句话我非常赞同,爱是动机,正义只是工具。 ”


 


“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们不该为了正义而正义。就像人肉搜索,当有人打着正义的旗号,做着看似惩恶扬善的事情,但本质上却是与真正的正义相背离,长此以往我们最终必然走向涣乱。人肉搜索真的是像您所说的众神狂欢吗?在我看来这更像是群魔乱舞。”


 


“最后,请让我再重复一遍那句话——爱是动机,正义只是工具。谢谢大家。”*


 


 


“那句话,是什么?”


 


关宏峰还在问。


 


那句话已经在关宏宇的嘴边儿上了,可他突然有些别扭,甚至有些害怕,他不知道为什么,可他就是突然觉得,那句话可能是一句咒语,可能是一把钥匙,甚至可能是潘多拉魔盒,一旦他说出口了,可能有些事情就要改变,或者有些事情本已存在许久,现在,终于要破土而出。


 


可关宏峰还紧盯着他,问他:“那句话,是什么?”


 


关宏宇清了清嗓子,说:“……‘爱是动机,正义只是工具’,是这句话吗?”


 


关宏峰点着头,闭上了眼,再睁开眼时,他的眼里都是水。


 


“正义只是工具啊,宏宇,”关宏峰缓缓伸出右手,摸上了关宏宇的脸颊,“爱,才是动机。”


 


或许是被关宏峰摸着的那侧脸颊的温度一下子太高,又或许是屋子里的酒精味儿突然浓烈,也可能是老虎一摆尾溅起了水花,但也许只是因为关宏峰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关宏宇终于明白了一切。


 


两人静默着彼此对视。


 


 


温柔的女声唱到了副歌的最后一句。


 


“青春无悔不死,永远的爱人。”


 


 




END




*  辩词改编自10年全辩肖磊,为肖磊打call。




没看过小说,不想被剧透,别告诉我结局,感谢各位。




——————————补充




很隐晦吗?




我理一下哈:就,大概来说就是,弟弟和亚楠结婚的前一个晚上,得知哥哥暗恋他很多年。




“最后确定一遍明天的流程”,“怎么着,至于这么着急这么高兴吗!”,“何况是在他的大喜之日的前一个晚上喝就更有问题”。嗯,所以这是弟弟结婚的前一个晚上。


所以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一向不喝酒的哥哥会突然喝酒。


然后关于暗示哥哥暗恋弟弟的细节比较多,我就不一一摘了。


那句话,“爱是动机,正义只是工具”,意思是,为弟弟翻案,正义只是工具,本质上是因为喜欢弟弟,才这么执着地冒这么大风险【别剧透我


最后的歌词,“青春无悔不死,永远的爱人”,是出自《追梦人》。算是个暗喻吧,就,弟弟一直知道哥哥最喜欢这首歌(“你这别的回答都还好,最喜欢的歌儿怎么是《追梦人》啊,听着就那种特别鸡汤特别土老帽儿,我估计一半女生知道了你喜欢这破歌儿,都移情别恋了。”)


但弟弟从来没有真正听过(“那是一首关宏宇没有听过的歌,很温柔很温柔的女生兀自吟唱着。”)


算是暗喻弟弟一直不真正知道哥哥对他的感情。


还有题目,维尼写诗。就,脑补一下为你写诗的歌词,但,为什么是维尼不是为你,因为哥哥喜欢弟弟喜欢得太笨拙了,一直不说,笨笨的就好像维尼熊一样。


再一个就是,唱的时候就很像“维尼写诗”而不是“为你写诗”,就,似是而非。也是暗喻他们之间的感情吧,似是而非。




嗯,一把刀。




一把隐晦的刀……




感谢大家,我家有刀片,不用寄给我了。





评论

热度(95)

  1. 啪嗒嗒逢空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炒鸡棒的♪(´ε` )